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新闻

追忆铃木则郎教授

时间:2020-12-22人气: 作者: 果敢王

前几日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课堂上我出题考学生,题目是:试写出你对山头火的了解。

不知怎的,留学东北大学时的二位恩师菊田茂男与铃木则郎教授竟然出现在我的课堂!菊田老师有点责备的口吻说:对于大学生怎么出这么难的题目?铃木老师则有点缓颊的意味说:嗯,这样的题目,对于一个非日本大学生来说确实难了一些;不过,我想林君或许有他特别的用意吧!

既不反驳菊田老师的看法,又给了我下台阶。

虽是短短二三句话,却也自然流露二位老师不同的个性。

醒来,这个梦让我心里有所罣礙。因为,2018年12月我到位在仙台的东北大学参加指导教授菊田老师的追思会,进入会场,看到铃木老师在另外一边兀自坐着,我走过去向他致意,闲聊几句,故意问老师还记得我吗……那时铃木老师已不是那么硬朗,十足老人家的样子。他说:当然记得,你第一次到我家喝掉一公升的清酒,哈!哈!哈!……

梦中出现铃木老师而且还跟明明已仙逝的菊田老师一起,难道……心里有不祥的感觉。拨电话给他指导的学生杨君,果然铃木老师已于今年六月仙逝,不发讣闻,甚至连慰问电话也不接……家属低调到这种程度,真符合铃木老师的行事风格。

1980年我负笈东瀛,三月下旬的仙台樱花犹未绽放,感觉比台湾的冬天还冷。独自搭公车摸索到文学院,学校放假中,系上没有老师也不见助教。我找到总务处,帮我联络上正好在理发的铃木则郎教授。铃木老师匆匆赶来,还帮我联络东仙台的学友会,让我有栖身处,放下忐忑不安的心。

第二年正月,铃木老师邀我到他府上过年。事隔多年谈些什么,已记不清;只记得一公升的清酒被我喝光了。不是我酒量特别好,而是日本清酒浓度不高,加上铃木老师的盛情所致。后来「喝一公升清酒」成了我与铃木老师见面时常提起的话题,也在研究室之间慢慢传开,每次有餐叙活动喝清酒时,大家总不忘提起「喝一公升清酒」的话题。

铃木老师是《平家物语》的专家,出版过《平家物语「传统」的受容与再创造》。他的《平家物语》课当然不能不修。

《平家物语》是镰仓时代前期的军纪物语,不确定哪一年成立。《徒然草》226段提到这本书,作者一说是信浓前司行长,但不确定。描绘平家的荣枯盛衰,从平清盛当太政大臣,极其荣华开始,到平氏一门在坛之浦灭亡为止大约二十年间。版本有二三百种之多,从原《平家物语》分裂出增补系统(书本形式)和谈话(由琵琶法师伴奏的说唱)系统,由于二种系统差异性相当大,铃木老师光是「版本」说明就解释一个半月、十二堂课。我心里嘀咕着:我又不是日本人,不研究版本,讲那么多做什么?不过,铃木老师每次上课,总会先吟唱《平家物语》的冒头:

「祇园精舍之钟声、诸行无常之响。沙罗双树之花色,显盛者必衰之理」。他那低沉有点沙哑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节奏,充分表现出词句的内涵味道。我深深享受铃木老师的吟唱,觉得这门课光是这样就值得了。还有铃木老师会把上次教过先复习后再教新的,因此,即使上次缺课,也不至于完全衔接不上。但也有同学知道老师的这个习惯,总是慢半个小时进教室。我感到疑惑为什么是这样的教课方式?请教日籍渡边同学,他说因为铃木老师曾在私立女子大学任教十几年,那边的学生素质较低,所以必须复习上次教过的。想不到二所学校学生素质相差这么大;不过,这种方式,对我这样的留学生,反而有利。

在研究室或校园里遇见铃木老师,他总是笑嘻嘻的,我不知他生气的脸孔会是怎么个模样?由于铃木教授不是我的指导教授,加上硕士班第二年专心写论文,不常到校,后来私下见面聊天的机会就不多了。

离开东北大,再次见到铃木教授是1993年我获得博士学位时,指导教授、国语学的加藤正信教授加上铃木教授为我举办的餐叙。或许是那时留学生很少,我又是东北大国文学系第一位外国人获得博士学位的,才有这样的「殊荣」,永铭心中。

心想腾出时间要专程到仙台探望这位我到东北大第一位见到的老师,不意新冠肺炎肆虐,久久无法成行;而如今,竟然已经再也见不到了……想着想着,我耳中似乎传来那低沉又沙哑声音:「祇园精舍之钟声,诸行无常之响。沙罗双树之花色、显盛者必衰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