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图文

倒数第五篇

时间:2020-11-04人气: 作者: 果敢王

写到年底,算算这是这个专栏的倒数第五篇。两周播种一次,一处耕耘了三年的文字田。当初人很好的编辑透过朋友找我,说想要加入一些男性的观点或爸爸的视角。我没想到人到中年,性别竟成为我的优势之一。「我不行,」我回了像是天底下男人最怕被误会或是不愿意面对的话,「我小时候参加作文比赛从来没有得名过。」

就试试吧。在必须交稿的时间压力下,也好奇地想看看自己到底可以生出或挤出什么。简单的动机。后来开始,有朋友用「专栏作家」称号来助长我的一点虚荣。后来惊讶,有朋友竟然是拿这样的小文章来搭配周三早晨的三明治或烧饼油条。后来知道,有更多不认识的人,在数位版上阅读。虽然我也没有需要冲网页浏览数或是按赞数的必要和压力,但行销控的我还是免不了会关注一下那数字的起伏。但那总不如读者的留言来得真实及有温度。有一次我们全家去孩子小时候的保母家里,享用她的独家手工弹牙面疙瘩时,她提到有一次她还去跟楼下机车行的老板要某一天的联合报,上面有我写她的某一篇文章时,我的脸颊是可以煎蛋的体感87度。

本来以为会有兴趣看这家庭版面专栏的,应该就是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的婆婆妈妈吧。「我那个好朋友她也喜欢你的专栏耶!」有一次我小儿子很雀跃地跟我说。我没问,但可以猜到代号「那个好朋友」是什么意思。怎么会知道的?年轻人也有看家庭版吗?我好奇。「因为她妈好像都有在看你的文章。」喔,我知道了。谢谢。

后来,有几次认真判读脸友的留言时,我其实有点惊讶大家年龄分布的广泛,以及对这相对来说没那么时髦版面的热情。原来除了大叔大妈之外,也真的还有少年人在上面留言。提到他们和父母的关系与想念。当我们观看别人的生活及故事时,一方面也有意识或潜意识地,投射性地回顾与反刍自身的生活日常和生命味道。也对,家庭需要追求时髦吗?

我小时候住在台电服务所的二楼。楼下是服务所办公室,就是大家会来申请接电和缴纳电费的地方。服务所对面,在大大电影看板的下方,小小蜿蜒巷子内的戏院,是我对这世界最初的认识与想像的养成。基于「应该是黑黑的戏院里面要用到电,然后我家又是开电力公司的」极简的推论,所以我爸办公桌的抽屉里好像总有厚厚一叠,印有红色标楷体招待券三个字的薄薄黄色纸张。刚开始还傻傻以为要持券入场的,后来剪票的阿婆好像都直接靠她的肉眼辨识Face ID就可以让我进到不用划位的戏院。银幕上是华丽接续的蒙太奇。梁山伯与祝英台一起坐着汪洋中的一条船,进入到位于熔浆流窜的地心探险,然后不小心遇到哥吉拉,还好有住在龙门客栈里面的假面骑士和超人力霸王冲出来救人。

那个美好的年代,没有清场这件事。即使是小孩子,都知道在电影断片的时候,要用力地拍手提醒睡着了的放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