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图文

生一个孩子还是生两个

时间:2020-11-19人气: 作者: 果敢王

生两个孩子好?还是生一个?

本来,我想要生两个孩子。

开始工作以后,发现要维持好的生活品质,得有相当的经济能力,还要很努力。后来怀孕了,我开始想着,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生一个孩子就好,都已经跟另一半说好决定只生一个孩子时,我梦见了哥哥。这时,我肚里怀着八个月大的娃儿。

梦里面我跟哥哥吵架,醒来时,却异常想念他。

那年冬天,哥哥为了写作,把自己关到绿岛去了。我想着:这么冷的天,绿岛买得到衣服吗?他的心情都还好吗?听妈妈说,有几次他回台湾却没有回家,也没给家里打电话。

心里挂念着他。早上,我发了讯息给哥哥。下午,哥哥回了讯息。简单地说了写书的进度、最近的生活改变、还说自己带了两大袋新买的保暖衣物,正坐在回绿岛的船上。

突然间,我哭了,看着简讯,心里头暖得、哭得无法自己。

这世界上有些人,不管他过得好或不好,你都会希望,只要他还活着,就很够了。那个人,就是手足。

哥哥,一直是我生命中很特别的存在。

努力追溯我对哥哥最早的记忆,是小学二年级前,住在老家的日子。那时候跟爸妈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住在大家庭里。一家四口两张双人床,就这么挤满一个小房间。哥哥很皮,总喜欢在床头的塑胶组合衣橱像猴子一样跳上跳下,衣橱不过就这一个大人那么高,跳下来,跌在弹簧床上,都可以玩得很开心。老房子蚊子多,晚上睡觉要挂蚊帐,一顶粉红的蚊帐、一顶蓝绿色的蚊帐,白天我们会把蚊帐收拢,挂在衣橱的角落。有天哥哥心血来潮,爬到床头的衣橱上,就着蚊帐的挂绳,扮演当时最流行的泰山,喔伊喔伊地荡了下来。只是,他不是抓着挂绳,而是将脖子套在挂绳圈里。哥哥马上就被绳子给挂呛住,脸色一阵红地,脖子上出现一到鲜红的勒痕。我吓傻了,哭喊着妈妈来,还好没事,妈妈在哥哥的脖子底下,贴了个OK绷。这是我对哥哥可以回忆起来的,比较早的记忆。

后来,我们因为一南一北各自求学,相聚的时间少了,碰面时可以说的话却多了。哥哥是个很常思考的人,他喜欢看电影、看书、听音乐,也很喜欢跟我分享,我都笑说,我的身体是爸妈养大的,但脑子是哥哥养大的。再后来,因为我在外地工作,哥哥专心于他的写作,好多年,我们的生活交集更少了。这一年,我谈了恋爱、结了婚、也怀了小孩,哥哥独自一人在绿岛,他几乎从我的生活中完全退出了,而我也是。

所以最初在考量要不要生两个孩子时,我跟另一半说:「你看,我跟我哥,到最后还不是各过各的,所以,生一个孩子就好了。」直到收到哥哥的简讯,心里头的温暖和满溢的泪水,我突然知道手足存在的意义了。

有些人,不管离得多远,都不曾真的远离,那个人,就是手足。

然后我发讯息给另一半:我们生两个孩子吧,然后努力赚钱。

他回以我一串哈哈哈哈的大笑。

所以,娃儿,如果将来妳因为拥有弟弟或妹妹而感觉到开心时,别忘了,要谢谢妳的舅舅,妳本来应该是独生女的。如果不开心的话呢,就怪妈妈跟爸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