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图文

磁功大师在巴黎

时间:2020-11-19人气: 作者: 果敢王

迷信能够在人类的社会盛行不衰,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懂得与时俱进。比方说医疗的迷信,在古早时没有什么竞争,拜神啊,祈祷啊,作法啊,喝喝符水,吃吃矿石什么的,古人不太会去怀疑。但是近代科学与医学萌芽之后,医疗的迷信就比较难混一点,为了生存下去,有时候需要改变一下它的外貌--转型成伪科学。

十八世纪后期的法国巴黎人心激昂,人们对科学尚未有根本的了解,但已经知道了牛顿(Isaac Newton)的重力,听过了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电力,亲眼见到热气球中的神秘气体有力量把人抬到高空,整个社会弥漫着对科学的狂热。时值1778年,一位奇人从奥地利来到了巴黎,名叫法兰兹·安东·梅斯梅尔(Franz Anton Mesmer)。

梅斯梅尔医师在维也纳执业,自己发明了一套生命学说与医疗系统:人的生命与健康,依赖来自于星辰的「磁力流」,磁力流透过我们身体数以千计的管道流通周身。他把这种人体中的磁力称为「动物磁」(animal magnetism),以别于磁铁所发出的「矿物磁」。人会生病,是因为动物磁的流动受到了阻滞,而要治愈疾病,就必须用外力来打通管道,恢复磁力流的畅通。怎么打通呢?就要靠他这种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用各种方法整修病人的磁场来帮他打通。

不知道梅斯梅尔是否有偷看过中国古书的翻译本,并且从中受到启发,但他的学说与作法,跟中国人说的「气」与「气功」简直就一模一样。这位「磁功大师」开了一间「磁力诊所」,吸引到众多病患,发了大财,却引起奥地利当局的警觉注意,梅斯梅尔只得离开家乡,搬到巴黎另起炉灶。

梅斯梅尔的疗法分团体与个人两种:团体疗法是在一个大房间的中央,放一个装着「磁化水」的有盖大木桶,围坐十几二十位患者,从盖子上的许多小孔,穿出一根根的弯曲铁棒,另一端指向每个患者病症的位置,旁边有人钢琴伴奏,梅斯梅尔做出种种特殊的手势与眼神,将磁力导入患者的身体。至于个人疗法,则是梅斯梅尔与病人相对而坐,两人的膝盖紧贴,梅斯梅尔的眼睛牢牢地凝视患者的双眼,两手在他身上的不同位置游移按压。

梅斯梅尔显然是一位深具个人魅力与神秘感的人,在他的治疗之下,许多患者感觉到「磁力流」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流窜,有些人会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起来,甚至痉挛昏厥,而后感到自己脱胎换骨,不药而愈。这种奇妙的治疗方式,让后来的英文字典里面出现一个新单字「mesmerism」(催眠术),就来自于梅斯梅尔(Mesmer)的名字。

梅斯梅尔在巴黎的生意与名气,更远胜于维也纳时期。他的收费非常昂贵,但愈贵愈出名,求他诊治的贵族与富人们络绎不绝,就连法国国王路易十六(Louis XVI)的皇后玛丽·安东妮(Marie Antoinette)都成了他的铁粉病患,部分原因是玛丽本人也是奥地利人,跟梅斯梅尔有同乡之谊。有了皇后的背书与宣传,梅斯梅尔更是风生水起,日进斗金。后来还因为实在太忙,不得不办起了训练班,开起了连锁店。成员中有一位名医查尔斯·戴斯龙(Charles Deslon),是梅斯梅尔的亲炙弟子,不遗余力的宣扬磁力疗法。

给大师科学检验
巴黎的正统医界对梅斯梅尔十分感冒,因为他抢走了太多其他医生的病人。科学界对他也非常排斥,因为怎么看他都像个骗子。愈来愈多针对梅斯梅尔的投诉送到了当局,路易十六颇觉无奈,就指派了一个科学委员会来客观地调查。

这个科学委员会颇不简单,每一位成员都是赫赫知名的科学家。主席就是电磁专家富兰克林,他当时正巧身任美国驻法大使。其他成员包括天文学家让·巴伊(Jean Bailly),以观测哈雷彗星以及木星卫星而著名,植物学家安托万-罗伦·德朱西厄(Antoine-Laurent de Jussieu),他发明的植物分类系统一直使用到今天,「近代化学之父」安托万-罗伦·拉瓦谢(Antoine-Laurent Lavoisier),以及人道主义名医约瑟夫·吉约丹(Joseph Guillotin)。

梅斯梅尔本人拒绝接受调查,因此委员会只能去调查他的学生戴斯龙的磁力诊所。这个委员会设计了可能是科学史上首度的「盲测研究」,包括了一连串的不同测验。其中一个测验在富兰克林的宅邸花园举行,用的是戴斯龙自己提出的方法,以及他挑选的「明星病人」。

戴斯龙先「磁化」花园中的一棵树,声称这位病人只要一碰到这棵树,一定会感受得出来。于是委员会就把这位病人的眼睛蒙起来不让他看,带他来到一排树的前面,请他逐棵地拥抱这些树,看能不能感觉到树的磁力。结果这病人从第一棵抱到第三棵,身体愈来愈麻,抱到第四棵时终于不支倒地昏厥,发生了典型的治疗反应。而事实上戴斯龙所「磁化」的,是在旁边不相干的另一棵树。

委员会最终提出了他们的见解,认为梅斯梅尔所宣称的「动物磁」完全没有根据。尽管梅斯梅尔本人以及其他执业者们强烈抗议,质疑实验的准确性,梅斯梅尔疗法终究还是慢慢衰微了。

顺带一提,不久之后法国大革命爆发,几年之内,事件的好几位当事人,包括国王路易十六、皇后玛丽、巴伊与拉瓦谢(这两位都当了政府官员)皆被送上了断头台,而断头台正是另一位委员吉约丹医师的发明。这个有效减少受刑人痛苦的划时代产品,因为吉约丹(Guillotin)而得到了断头台(Guillotine)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