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生活

雇佣之外,我还可以是你的家人

时间:2020-11-06人气: 作者: 果敢王

二十五岁那年,我离开了老家,踏上这个语言、文化和信仰截然不同的土地。

仲介说,我的工作是照顾一位生病的奶奶,就和印尼的朋友们所说的一样,台湾很多年轻人都在外工作,只剩长辈自己在家,无人能照应。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便和奶奶、爷爷一同居住。

姊妹提醒我要特别注意餐桌礼仪
还记得来到住处的第一天,奶奶、爷爷就带着我认识环境,和蔼地告诉我:「以后这就是妳的家了,不要有拘束。」我笑着说好。

晚上爷爷与奶奶让我到厨房学习做菜,我战战兢兢地观察着他们的动作,因为语言不通的关系,只能仔细查看:酱油放在橱柜第二格、洗菜的篮子放在阳台、他们不能吃太咸……我一一记在心里。

家乡有几个到台湾工作过的姊妹曾提醒我,要特别注意餐桌上的礼仪,有些雇主是不愿意和我们同桌吃饭的,「原因我不清楚,但感觉他们把我们当二等公民。 」印尼的朋友这么说。于是,结束了厨房的工作后,我便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里。爷爷与奶奶上桌后,看着站在厨房的我,示意我过去坐下。「一起吃饭吧,忙了一天很累的。」爷爷这么对我说。我愣了一愣,原来我是可以一起吃饭的。

那是我在台湾的第一天,很多事情打破原本的想像,像是那些家乡没有的风景,不断闪烁的霓虹灯、充满高楼大厦的都市、有点闷热的天气,还有比想像中温柔和善的雇主,一切的一切其实都不算太糟。

初来台湾时,仲介曾让我们上一些简单的语言课,但中文一时之间很难马上熟悉,偶尔沟通时会卡住。尽管如此,奶奶依旧喜欢找我聊天,就算很多时候我们鸡同鸭讲、比手画脚,她仍乐于分享生活中的大小事。

因为想听懂奶奶和爷爷说的话,我开始自主学习中文,奶奶每天会念一点故事给我听,有时候是童话故事,有时候是台湾宗教信仰的历史。虽然奶奶说的话艰涩难懂,可是晚上的故事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我很喜欢和她一起学习。

我希望三人一起回到以往的日子
我在这个家待了将近五年,奶奶的身体时好时坏,力气充足时可以去市场买菜再去公园做运动,发生紧急状况时就需要送往医院。爷爷说,这是因为奶奶有呼吸道和泌尿系统的问题。

除了白天的照顾,晚上我也和奶奶睡在同一个空间,因为需要注意她是否需要换尿布,或有发烧、不适的情形,严重时则必须送她去医院。奶奶躺在病床上,插着鼻胃管,很容易呛咳,需要赶紧找到呛咳的原因,并改善她卧躺、喂食的角度,让奶奶好受一点,而除了医院的检查,也要日复一日陪伴她做复健、回诊。

这些日子对没有太多医院照护经验的我来说是新的挑战,需要更多的耐心与体力,但并不辛苦,我一心希望奶奶早日康复,爷爷放下悬着的心,我们一起回到以往的日子,坐在餐桌上开心地吃饭聊天。

许多移工来到台湾工作,是想踏实地完成自己的梦想。而我除了梦想外,也把爷爷和奶奶当作是自己家的长辈看待--如此一来,照顾自己的亲人就没有所谓的累不累,只希望他们在我的照护下安心舒适。

我想移工与雇主之间,并非只是劳雇关系,就如同我和爷爷奶奶,照顾并非只是完成某项程序,重点是在人与人之间的付出与互动,而维系这一切的,最终靠的就是「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