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社会

前世今生

时间:2020-11-18人气: 作者: 果敢王

谈到人生的大问,有一个老段子说,就像机关大楼的守卫拦住你,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我从哪里来?这个问题用生物学的方法容易回答:我从父母亲和合而来。假如不放心,还可以做基因检测,鉴定血缘关系。然而,为什么是这个样态的「我」?我怎样认知自己的存在呢?

看见自己
精神分析家拉康(Jacques

Lacan,一九○一~一九八一)指出人类成长发展会经过「镜像阶段」(Mirror Stage)。六个月到十八个月的婴孩对自我的认识模糊破碎,当他逐渐发现镜子里的婴孩正是自己,会产生愉悦,甚至自恋的情感。家里有小婴孩或是养猫狗宠物的人可能有经验,给猫狗照镜子,它们不大感兴趣,更不晓得镜子里是自己的影像。给婴孩照镜子,他看见镜子里的影像戴着红帽子,可能会伸手想拿镜子里的红帽子。当他知道原来戴着红帽子的婴孩就是自己,便很喜欢照镜子,那时,他已经有了自我的存在意识。

所以,自我的存在要有反映影像的物件,我们从影像看见自己。也就是说,「我」是和「非我」并存,从「非我」现出「我」。要解释「我是谁」,我的实体肉身物质性的存在,靠的是虚化的像——镜像,或是他人的眼光。

我们常说要摆脱他人的束缚,单纯地「做自己」,说起来很豪爽,实际上很难做到。我曾经写过一篇小说,主人公的家人忙着出门,她问大家要去哪里?没有人回答,于是她就跟着家人一起走,然后,走到灵堂,看见自己的照片。不在他人的眼中心底存在着,就等于「没有」。即使是深山的隐士,如果没有让世间知道讯息,那就是王维诗里的「空山不见人」;有了讯息,才会「但闻人语响」。

梦见前世
除了揽镜自照和与人交流,东坡的「非东坡」比较奇特,他和同时代的一些文人喜欢谈「前世」。酷好神仙之术的李白,被赏识他的贺知章捧为「天上谪仙人」,是天仙下凡哪!笃信佛教的王维,说自己「宿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简直就是被写作耽误的大画家啊!我想「前身应画师」对王维来说,是比较偏向强调他爱绘画的一种修辞手法。

宋人谈起前世,却认真得很。比如郭祥正,就是前些年闹出东坡《功甫帖》大动静的郭功甫,他的母亲梦见李白而生他,于是说自己是李白后身。东坡呢?他的母亲程夫人生他时,梦见一个瘦高个子、瞎了一只眼睛的和尚来家里求寄宿。

这个故事记录在和东坡时代相近的释惠洪《冷斋夜话》,后来踵事增华,敷衍成这位僧人是五祖戒禅师。故事又继续发展,说五祖戒禅师为红莲破色戒,被人发现,羞愧而亡,转世投胎成东坡;红莲则转世投胎为东坡的红颜知己朝云。

似曾相识
另一个和东坡时代相近的文人何薳在《春渚纪闻》里,记的是东坡任官杭州时的故事。东坡和僧人参寥去寿星寺,他对参寥说:「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眼前所见,都好像曾经经历。从这里走上到忏堂,一共有九十二级阶梯。」派人数了数,果然没错。东坡说:「我上辈子是这里的僧人。」

还有一个东坡前世的叙述,在他的诗〈题灵峰寺壁〉:

灵峰山上宝陀寺,白发东坡又到来。前世德云今我是,依稀犹记妙高台。

东坡在哲宗元符三年(一一○○年)六月十三日留书信给赵梦得,过了几天,两人还是无缘相见。东坡没能当面辞别赵梦得,六月二十日,他乘船离开海南岛。一路北行,来到广州附近灵峰山上的宝陀寺。宝陀寺让他联想到他多次参访的镇江金山寺,金山寺有个妙高台。他写过〈金山妙高台〉诗:

我欲乘飞车,东访赤松子。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

不如金山去,清风半帆耳。中有妙高台,云峰自孤起。

仰观初无路,谁信平如砥。台中老比丘,碧眼照窗几。

巉巉玉为骨,凛凛霜入齿。机锋不可触,千偈如翻水。

何须寻德云,即此比丘是。长生未暇学,请学长不死。

〈题灵峰寺壁〉里说「前世德云今我是」的「德云」,就是〈金山妙高台〉的「何须寻德云,即此比丘是」,讲的是《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童子问法于德云比丘的典故。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之一,是文殊菩萨指点他前往胜乐国妙峰山,参诣德云比丘,请教如何学菩萨行。金山寺妙高台就是取意于妙峰山,东坡说金山寺的比丘道行崇高,人们来这里问道,不必再去寻求德云比丘。

东坡说自己前世是德云,是和王维说自己「前身应画师」一样,一种文学修辞吗?联系惠洪和何薳的记载,我觉得东坡相信他有佛缘。先回到〈题灵峰寺壁〉,现今网路上还传播着根据清代的错误注解,说东坡认为自己前世是宝陀寺的老住持德云和尚,又添足说东坡和「德云和尚」长得像,这都是无稽之谈,是不了解「德云」的由来而瞎扯。

「前世德云今我是」,是东坡的自我存在认知。我有一个映照今生的镜像——德云,他为善财童子说法解疑。今生的我,从德云转世而来,也愿像德云,为利益众生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