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社会

最后的第四堂课

时间:2020-11-18人气: 作者: 果敢王

大儿子的廿岁生日。所有姓程的和姓张的家庭群组里都塞满了大家对他的祝福,以及他妈一一截取他从小到大过生日的照片。他妈真的对他很好。

在我们自己的「鹏程万里一家人」群组里,兽星回了「爱你喔」的贴图,说「也谢谢马麻把我生下来哦」。觉得他妈也真的值得了。养出一枚暖男和孝子(目前为止)。「记得今天要好好招待自己吃一顿很好的生日大餐啰!我请客。」没办法直接招待生日大餐的他爸说。之前看过他分享像是叫四种起司的比萨晚餐照。黄糊的平坦比萨表面上,连一片翘起的火腿片都没有。在香港的我,几乎可以闻到那种酸酸的味道。生日那晚,他总算贴出比萨上像是有磨菇培根芝麻叶固体状的晚餐。

我想到我们一家四口,曾经一起在台湾吃那种会牵丝的焦糖苹果棉花糖比萨。甜甜地把人缠黏裹覆起来,穿越时空,回到小时候的既视感。

幼稚园的时候,和大多数的小孩一样,我最喜欢中午放学前的点心时间。几块上面有单色糖霜点缀的奶油小饼干,配上一小罐显然有成本考量的亚当或是夏娃,是童年对于满足以及幸福的理解。上完早上最后的第四堂课后,我通常会用小小皱皱的卫生纸把它们打包起来,除了不马上喝就会坏掉的乳酸饮料之外。从小就很ㄍㄧㄥ,说不上是什么第廿五孝的故事,我会把那一小包揉起来带回家给我妈妈吃。不用,你吃吧。虽然印象中的她,好像都是这样说。那时候的我,觉得我长大以后也要当妈妈。我妈妈会每天准备点心,今天包了水饺或是滚了汤圆,明天会是蒸小包子或是炸甜年糕。我们三兄弟出门上学从来不用带钥匙。回家,她总是会在那儿。

那晚,我儿子的马麻说她今天忘了带钥匙出门了。真可怜。她老公在香港,她大儿子在瑞士,她小儿子正在学街舞所以应该没空看手机。完蛋了。

「这次,我不知道我要苦守寒窑多少天。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面。」她在脸书上贴文。「当然跟很多人比起来,我们没有很苦也没有很悲情。毕竟是老夫老妻了,毕竟是活在高科技的现代。每天都可以视讯到不知道要讲什么了,但是总是觉得身边空空的家里空空的。一直待在学校加班到天荒地老也可以。也快要不确定彼此对彼此的意义是啥小了。只有在缴付信用卡帐单的时候,深刻觉得老公存在的意义。」

她也很会转。没有人想在脸书上看太有负担的文字吧。「好想好想你喔!」她一个人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发讯息给我。「我都一直偷偷哭。为什么我们要分开这么久呀?」好难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这一题有没有正确的解答。

等到晚上十一点多,小儿子终于下课帅气骑车赶到现场,拯救因被公园蚊群抢攻而转进到便利商店内,滑着电池存量剩八趴的手机,急切等待救援的他妈。「马麻妳可以长大到要记得自己带钥匙了吗?」他的表情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