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社会

当病人无意识的时候

时间:2020-11-18人气: 作者: 果敢王

作为一名医师,每次看到连续剧洒狗血的情节都觉得满好笑的,特别是当男女主角昏迷,旁人光靠大力哭喊、按压人中或泼水,就能立即见效的桥段。其实,遇到有人昏迷时,正确的急救口诀是「叫叫CABD」;第一个叫,是叫醒当事人,若发现没有反应或无意识,则必须叫其他人来支援,并启动后续急救措施。

不过,上述步骤的基础是建立在对方是真的昏迷,若遇到对方故意不想醒时,医师就得拿出其他办法了。

某次在肾脏科病房值班,半夜被护理站通报有一位洗肾的阿伯叫不醒,由于他年长又洗肾,猝死的风险较高,我立刻跑到病房探视。在拍打肩膀及大声呼叫都没有反应后,我用笔灯检视了瞳孔,发现瞳孔对光没有收缩反应,赶紧请值班护理师推血压监测器及急救车来,准备开始急救。

这时,阿伯忽然缓缓睁开眼,说:「你们在干嘛?半夜不睡觉吵什么!」除了吓了我们一大跳,也让我们松一口气。原来,阿伯因为洗肾心情不好,不想理我们,才导致「叫不醒」;至于瞳孔没收缩,是因为他多年前眼睛开过刀,瞳孔反应较差。幸好阿伯在最后关头出声,不然我差一点就要启动急救程序了。

他直接从爷爷的乳头捏下去
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是在风湿免疫科病房遇到的爷爷。他因为长期受类风湿性关节炎所苦,经常住院且有忧郁倾向,家人莫可奈何之下,对他采取消极不理的态度,使得他一入院就不想出院,认为至少在病房有护理人员陪他聊天。

每当主治医师提到可以出院时,他那几天的小状况就会特别多,例如食欲不好、全身无力或是疼痛加剧等。有一次主治医师查房后嘱咐隔天可以办理出院,当天晚上这位爷爷就突然意识模糊。

由于那晚又是我值班,当下视察后做了基本的生理评估就先抽血,看他连抽血都没皱眉头,我想可能真的有问题了。在血糖跟电解质都正常,且生命征象稳定的情形下,我们开始测试他的意识状况:很神奇的,每次他的手被抬起放下时,都会很幸运地避开自己的脸,一次也没打到,所以我们进一步给予疼痛刺激。

电视上的疼痛刺激是掐人中,医疗单位则会压揉胸骨。当我压揉他的胸骨时,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在那种情形下,并非我们没有同理心想弄痛病人,而是假使真的没有疼痛反射,我们必须安排紧急脑部电脑断层检查;就在我考虑打电话给放射科值班人员时,另一位值班同仁小蔡出现了,而他正是这位爷爷白班的主责住院医师。

小蔡一来,二话不说,就直接从爷爷的乳头捏下去。很神奇的,不到三秒钟,爷爷便悠悠醒转,还很客气地问我们为什么半夜不睡觉,都聚在他的病房里?在确认没有其他问题,值班团队撤出病房,隔天爷爷也顺利地出院了。

事后,我问小蔡怎么这么笃定地捏乳头?乳头比胸骨更敏感,对疼痛感受更激烈,除非不得已,否则一般不轻易做这件事。小蔡说他照顾爷爷很长一段时间,深知他每次都借故不出院,所以看到我们手足无措时便想出这一招,也很讶异立刻灵验。「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啊!」我由衷赞叹。

「患者叫不醒」其实是很紧急的状态,这意味着可能下一秒就上演一场与死神之间的拔河;可是,当生命征象稳定时,仅管没有惊心动魄的急救过程,却需要花费更多心思去分析昏迷的原因。

经历过爷爷的例子,一来让我很感慨老人化社会的困境,二来也不禁想着,如果对象换成女性的话,我想压揉胸骨后,半夜的电脑断层值班人员还是得出动;毕竟,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对于女性,我还是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