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社会

大概两千岁

时间:2020-11-10人气: 作者: 果敢王

每次遇到孩子问我几岁,我的官方回答总是:「大概两千岁。」一般孩子对年龄没有太直接或太绝对的认知,多是以生活范本进行对照。比方说,有些孩子的爸妈二、三十岁,有些四、五十岁,孩子就会以此推算;若是没有爸妈这个参考点,则透过其他亲近的人来推估。每个孩子心里的猜测都有所差异,所以这张脸还能打模糊战的时候,我暂时没有想过坦白。

不过,老师这个工作,无论真实年龄几岁,一进这个圈子,就先被叫「老」了;这一声「老师」虽然出于尊敬之意,但对于刚踏入教师圈圈的我而言,也存在着「得快速熟练、快速凝练各方经验,才不枉为师」之意。我带着满腔热血来到这里,不该是任意泼洒的,而得时常提醒自己「舀出来时吹一吹」,让热度不至于高得烫伤谁,包含孩子、同事以及自己,得真正负起责任,实实在在地运用那号称「两千年」的智慧,让自己时刻反省、让孩子相信自己,每天每天都更好一点点。

没有明载在课表上的教育任务
除了国语、数学与其他学科的知识传授,老师还有很多没有明载在课表上的教育任务,得分配压缩在其他空白时间里,比如晨扫、导师时间、下课与午休时间;短则十分钟,长则四十分钟,那是导师在掌握教学进度之外,非常珍贵的分分秒秒。我们会观察每个孩子的特性,客制化一对一的谈话内容,协助他们积极追求、练习挫折、学习勇敢,使得向善、向学的目的,在万变的引导鹰架搭建工程里,仍可以不离其宗。

然而,鹰架搭是搭了,怎么爬还是得尊重孩子的选择,很多时候也得睁着眼看他们跌进康庄大道旁边那条不起眼的小径,不能按着他的身子逼迫转向,命令他直进到前人种的树下乘凉--即使这样将省去他大把的时间与气力,但藏进孩子血液里的讯息是:「用脑也没用,听你的就好。」他的思考会被驯服甚至退化;他与生俱来尝试错误的勇气将逐渐消减;他会等待解答,而非着手寻找答案;他将不再相信自己的创意,可能活成另一个工厂的罐头;他不会知道原来成功并非一蹴可几;他将视沿途树下的荫凉为理所当然,对他人善意不再心怀感激……这些可怕的讯息输入,都来自于那个想让他们走得更快或更轻松的善意。

作为老师,我要求自己练习转念:也许他决定走的那条小径,将通往一座未开发的森林。如同故事里英勇的主角,也是披荆斩棘后才找到幸福,都得吃上一点苦、受过一点伤。

很多时候孩子记着的是「感觉」
两千年只是宇宙的一眨眼,但老师仍可以用提前凝练的经验做些什么。我的选择是为孩子担心,同时定睛于他,真诚地为他那一丁点的进展喝采。若孩子想长成我这种大人,这些老掉牙的经验也许他仍会愿意看一看,笑看我迷失时的茫然,参考我努力时的狠劲。

我们可以一起讨论走入小径的开发计画,一起确认肩上背负足够那山那水的行粮与意志,一起推演面对危机是进是退的情境判别,一起为勇气加柴添火,然后拿一些勇气去相信,这一次一次的冒险,会堆叠出孩子独特的梦想,他的身上会配备光荣的伤痕,同时长出属于自己的颜色。

在学校里,有些学科知识会被时间晒得退去墨色,也有些很幸运地能被孩子记得,而从经验回望,很多时候孩子记着的是「感觉」;他们可能不会真正把哪一句话放进心里,可是会不知不觉地吸收老师照顾与关心他人的方式,除了很忙的脑袋之外,还有整个身体也会帮忙记得那种被爱的感觉--真正被爱过的人,才有机会学习怎么爱人,也才会长出快乐的能力。

像我,光是练习放手,日子也过去了千年。我是那成精的小妖,修练成人之时,仍记着怎么无悔地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