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社会

无人之境(下)

时间:2020-11-10人气: 作者: 果敢王

我仍然记得,那个在纳米比亚沙漠的橙月,是我人生中看过最大颗的月亮,有种说不出的虚幻。

直到橙月沉落沙丘中,剩下银河在漆黑中发亮,眼晴也习惯了野外的明暗,不用开头灯,就牵着金宝继续安静地走圈圈。它的情况很差,四肢一直抖,身体瘦得能看见肋骨。我把泡软的牧草放到它鼻前,它不肯吃,只稍用鼻子闻闻。头和身体一直斜倾向我和围栏,我花尽力气把身体顶回去,但一只马再瘦也超过五百公斤,不断往我压,马与人再努力撑,也撑不过一小时呀!

在这样苍凉的环境和寒夜,人的意志也很薄弱。我轻声地鼓励着金宝,请它撑着点,不要倒下来,要是倒下来就可能起不来了。但这样的鼓励,说着我也心虚又心酸,谁有资格要受着病痛折磨的它加油?它不是已经努力过了吗?对动物来说,连食物也不能再燃起它们的兴趣,情况肯定已到最关键时刻。

虚弱的它身体靠着我,体温和重量都让我在贴近零度的寒冬中,不得不打起精神撑起来。一人一马互相依靠着,撑着撑着它勉强肯绕小圈走,我在泪眼中也出了一身冷汗。

我知道有志工说希望金宝当晚就死,最好快点死;乍听之下很残忍,但它的情况的确我见犹怜。也有志工说勉强让马撑着太不人道,应该一枪解决,给它痛快。第二天上午,金宝在平常照顾它的研究人员K照护下,于兽医抵达前两小时,走不下去,永远地倒下来。平日总是酷酷又冷静的研究人员K,流下了男儿泪。

直到今天,我仍不知道应不应该让金宝安乐死。这就和人类拔不拔管一样,是交由照护的家属决定呢?还是让病人在仍能表态前写下意愿书呢?

长时间照顾金宝的K,有感情因素,不可能那么容易狠下心决定放手,无论怎么选择都不会愉快,轮不到我们这些只照顾了半天的人评断什么是爱吧。

K说金宝撑到了最后,一直都不肯放弃。这可能是人类一厢情愿的想法,但同样地,让它提早离去何尝不是人类的想法?这是每个养宠物的人,终将要面对的问题。如果科学上真的能听懂动物的想法,那该有多好。

我不会画画,但我想把当时的情景画出来。一个人静静地在橙月映照下的沙漠中,牵着一匹瘦弱的马走圈圈。那是多莫名悲凉的画面,也是那片近乎杳无人烟的沙漠中的人与动物,曾结伴度过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