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论坛

夜间急诊室

时间:2021-03-22人气: 作者: 果敢王

惊蛰的那几日,我的犬有春病了。维基百科上对惊蛰的注记是这样的:「动物昆虫自入冬以来即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为『蛰』;到了这时天气转暖,大地春雷,而『惊蛰』即上天以打雷方式惊醒蛰居动物的冬眠。」白话文是要换季之意,而这春雷如同有春突如其来的病一样惊吓了我。

先是几天的食量减少,后来连水都开始不喝。某日的晚上,有春在家边走边吐。我们带它看了一次医生,被诊断为肠胃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季,动物们的身体都特别脆弱,那天门诊狗满为患,在诊间足足等上三小时才看到诊。我们是坐着等的,看诊的医师想来已经连续站了五六个小时吧,有去过动物医院的人都知道,兽医很少坐着看诊。略显倦意的医师仍然非常的仔细有耐心,对狗病患们充满了爱。

看完第一次诊,有春虽然食量恢复,步履还是蹒跚,平常听到我回家电梯的「叮」一声就马上在家里吠、我一开门就马上冲过来的春式飞扑全都消失了,变成缓缓地转头看我一眼示意。又过了两天,晚上我抱起它,发现它全身烫,翻箱倒柜找到肛温计但电池没电,一看时间店都快关门了,先生用飞奔的跑去店里买圆盘电池。量了两次都超过四十度,那么晚了,有春年纪又大,即使我们明天要早起,我跟先生对看一眼,两人仍毅然决然穿起外套送它去急诊室。

半夜一点的急诊室,坐满了心急的主人怀里抱着各种看起来状态就很不好的毛孩子,外面滂沱大雨,不舒服的有春蜷成一坨小小的毛球。先生看着候诊室外落地的大雨问我说:「天气又湿又冷,街上的动物如果生病了要怎么办?那么虚弱怎么存活?」我低下头没有答案,有春是我们从街上相遇带回来的孩子,如果是这种天气、生病的有春独自在街头……我不敢想像那画面。

这个急诊室的景象,让我回想起我孩子的婴儿时期,三更半夜我也曾跟先生无助地抱着她坐在急诊室候诊。扣除掉酒醉闹事的人,急诊室内的家属每个心上都着急到烧出一把火。那景象就跟今天动物医院的一样,生命跟生命的牵绊紧紧相连。

每个好好存活的生命,后面都是一个小小的支持网络。有血缘关系的、萍水相逢的、人跟人之间的、人跟各种动物之间的……生命因为有这最珍贵的交织着的网路,让每个小小的生命不致孤独缩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