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教育

断掌的猫

时间:2020-11-15人气: 作者: 果敢王

      地下室有一只猫,全身纯黑,一双大大的柠檬黄眼珠。然而它的左掌断了半截,走起路来只能用三只脚,半是跳的,半是拖的,一跛一跛,很不好平衡。

每一次打开地下停车场的铁卷门,车子缓缓下行,到了地下二楼,它就那样半跳半拖的,从一个角落里跳出来,像是迎我一般,跳过我侧边,等我开了过去,它差不多到了我停车位旁的另一台车子底下。

我起初无意喂食。那只是喜欢猫的妻子在停车场见着了,便开始喂食。但平时车子都是我在开,她也只能把猫食放在座位旁,晚上去喂一下。

可每一次见它艰难的跳出来,仿佛迎着我一般,跳到车子前,便心中不忍,开始在车子停好后,放一些猫食。它并未现身,或许被人伤害到害怕了,即使我放好了食物叫它也没用。总得等到我走了,它才敢出来。第二天一早去看,食物都吃完了。

我所感到讶异者,猫到底有多强的分辨能力,竟能在一百多辆的汽车进出的地方,那么准确地听出我车子下停车场的声音。我的车是油电混合,或许声音比较小一点吧。虽说猫的听力是人的五倍,但能这样准确的直奔而来,用那艰难的姿势,跳着迎接,那应是很饿了吧?

我无可拒绝的开始为它供上食物。为了干净一点,特地找了一个碟子给它专用。

于是我开始有一只「等门的猫」,有一种「谁在等着你回来」的温暖。

有一次,它似乎走得慢了,跳得有一点困难,站在车道边等我先过,我才终于看清了它的长相。一双特别大的柠檬黄眼珠子,中间一道黑色瞳仁,整个左掌从第一段骨节处残损,前半个手掌没了。它只望了我一眼,便低了头跑到一台车底下躲了起来。我只能「咪咪,咪咪」的呼叫它,却怎么也不出来。

车祸?被人打伤过?打了激烈的一仗?被狗或什么动物在街头咬断?或者被捕鼠器夹断了?都有可能。可以想见,那断裂时,或许只有自己断掌求生,那是何等疼痛,何其惨烈。

它的胆子很小,躲在车子底下,等我放好食物,走远了,才小心翼翼,观望着这个残酷世界。或许我每一次都说几句话跟它打招呼,它大约也熟悉了我的声音。比较不怕了,会在我放好食物,稍稍走远一点,出来坐在车子底盘边,安静的望着我。它并不移动眼神,也不急着去吃晚餐,只是定定的用眼珠子望着我。它的断了的掌只有一只撑在地上,然而身子端正,像一个披着黑衣的淑女。

那眼睛是干净的,清澈的,如月光一般。我们对望着,我想说什么,却又觉多余,它应该都懂了。

片刻之后,它依然不动。「咪咪,吃饭吧!」我指了指食物。

它望了望,并不去吃。我想,或许是等我走了,它才敢放心的进食吧。

然而那断了的掌,那金黄如宝石的眼珠子里,又承受着什么样的身世呢?

我们的生命中,不也一样?承受着再也不敢去进食的场所?不敢去触碰的角落?不愿去揭开的暗伤?

在社会的地下室里,何曾不是存在着被霸道的巨掌,狠狠打伤过的生命?在这个民粹牙爪张扬的世道里,我们的眼珠子,不也战战兢兢,戒慎恐惧的凝视着残酷的现实?我们何曾不是躲在某一台车子底下,看着情势,再决定要不要出来吃食的猫?谁知道权力的捕鼠器,何时会夹断你自由的手掌?

断掌的猫啊,你凝望着我,我凝望着你。

而黄昏的光,照不进地下室,照不见底层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