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有趣实用的缅甸果敢资讯!

缅甸果敢新闻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果敢教育

回顾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上)

时间:2020-11-15人气: 作者: 果敢王

二○一六年的选举是技术性破坏的产物:竞选期间最重要的政治沟通形式是川普的推特帐户。它涉及新闻界的危机:它的证据和问责标准受到匿名消息来源和爆料挑战,其中一些后来证明属于俄罗斯政府发动的政治干预宣传行动,被称为巨魔工厂(troll factories)。这次选举从美国政治的深处,挖掘出旧恨的恶臭残渣。它揭示中产阶级逐渐萎缩的可怕后果,显示妇女在宪法上不平等的地位对于共和国政治稳定的代价。它标志着保守派基督教联盟的终结。它揭露了两个主要政党的空洞。

十七名候选人角逐共和党提名。在汇报中,竞选总干事谈论了他们的候选人和竞选活动,就像骑手谈论马匹以及赛道上的状况一样。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欧(Marco Rubio)的总干事说:「我们的策略是埋头苦干。」威斯康辛州州长史考特.沃克(Scott Walker)的总干事说:「这条道路将是漫长的比赛。」泰德.克鲁兹(Ted Cruz)的总干事谈到了他的赛道。川普的前任竞选总干事、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师科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说话的时间最长。他的马最好、最漂亮、速度最快,并且是「总统选举史上最不按牌理的比赛」。他讲了一个故事,可能是杜撰的,说的是二○一二年米特.罗姆尼坐豪华轿车到处去参加竞选活动,但在最后一刻,他会跳上了一辆雪佛兰。但川普不同。川普坐着他的喷气飞机到处跑。「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我们以民粹主义者的身分竞选,是靠我们的财富选举,而不回避这个议题,并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与众不同的手法,垄断媒体的关注,」莱万多夫斯基得意地说道,「我们知道,当川普发出一条推文时,福斯新闻就会直播。」群众组织过时了,他说。报纸和报纸广告呢?已经无关紧要了,他说。「川普靠电视台买到报纸曝光。」他说。川普没有在任何一个赛道上。川普是乘坐飞机赛跑。

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姆(Lindsey Graham)的总干事指出,福斯新闻决定使用民调决定谁可以参加黄金时段辩论会,也决定每个人所占的位子,以及曝光时间。在二○一六年的选举中,民调所引发的丑闻,可比当年「杜威击败了杜鲁门」事件。但这场丑闻,内行人早就预见了。在二○一二年的总统大选期间,有一千两百家民意调查组织进行了三万七千次民意调查,拨打了超过三十亿通电话。但大多数美国人拒绝回应,比例超过百分之九十。米特.罗姆尼的民意调查者,到了选举当天早上还认为罗姆尼会赢。二○一三年的研究(一项民调),四分之三的美国人不信任民意调查。但十个人中大概有九个,对于民调如此不信任,以至于拒绝回答。这意味着民调结果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选举民调已接近危机状态。」美国民意研究协会前任主席在二○一六年大选前几个月写道。当一九三○年代乔治.盖洛普创立民意测验这一行时,回应率(回答民意测验者的人数在被询问者中所占的百分比)远远超过九十。到一九八○年代,这一比例已降至百分之六十左右。到二○一六年大选时,回应率已降至个位数。一次又一次,预测失败了。二○一五年,民调没能预测班杰明.纳坦雅胡(Benjamin Natanyahu)在以色列的胜利,没能预测工党在英国的失利,也没能预测希腊的公投结果。二○一六年,民调没能预测英国脱欧的投票结果。

民意调查愈来愈不可靠。但愈是如此,新闻界和政党却愈是依赖民调,这使得它们自身的可信性随之降低。二○一五年,福斯新闻宣布,在初选时节,共和党候选人要参加首次黄金时段辩论,必须「在最近的五次全国民意调查中平均排名前十名」,候选人能否进入辩论阶段将由其投票数决定,候选人在舞台上的位子也将取决于他们的民调数字。(民意测验以前曾被用来将第三方候选人排除在辩论之外,这种做法导致大量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出的申诉。但未曾用在主要政党候选人之上。)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没有反对,但这项决定让素有信誉的民调组织感到不安。马里斯特舆论研究所(Marist Institute for Public Opinion)称福斯新闻的计画是「误用民调」。皮尤调查研究主任史考特.基特(Scott Keeter)说:「我只是不认为,对于这种重大的辩论应该交由民意调查来决定。」皮尤、盖洛普和华尔街日报/美国国家广播民意调查机构拒绝参与。

民调让川普参加共和党辩论,民调将他放到舞台中央,民调宣布他获胜。第一次辩论过后,川普团队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篇新闻:「川普在《时代》杂志的民调一枝独秀。」这指的是《时代》杂志报导,有百分之四十七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川普赢得辩论会。《时代》杂志的「民意调查」由PlayBuzz进行,PlayBuzz是一个病毒式内容提供商,它将「测验、民意调查、列表和其他有趣的格式」嵌入到网站上,以吸引流量。PlayBuzz在其自愿性加入的网路民调中,收集了来自七万名《时代》杂志网站访问者的「投票」。《时代》杂志贴出以下警告:「这项民意调查的结果并不科学。」不这么有名望的网站,则根本不在乎这种免责声明。

有人试图引起人们注意民调的弱点,或者尝试区分不同民调,但这些工作既没成功的,本身也是意兴阑珊。《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名为「总统民调:如何避免被愚弄」的报导。民调推动了民调。好的民调推动民调,坏的民调也推动民调,当坏的民调推动好的民调时,他们也没那么好了。然后,即使新闻媒体警告他们的读者、听众或观众有关民调的问题,他们还是继续让问题恶化。